第396章 两个老婆?(1 / 1)

艺术生的教室一般都很杂乱,木板、颜料、画布、支架、水桶、画笔都在这里堆积,有时候东西堆多了,大多数学生还都不愿意靠近。

教室前面还有两个水槽,不过因为使用次数太多,很多颜料的痕迹残留在了上面。

花丸花火在这儿接了一小桶水后,回到自己的位置坐下,准备继续完成自己的作业。

“花火酱,有人找你。”

“谁呀?”

那名女同学笑了笑,指向门口的同时向她打趣道:

“你老公。”

花丸花火小脸一红,听到同学向她说的话后,向教室外探探脑袋看了看,发现上杉櫂正站在门口。

“櫂君?”

她有些惊讶...

櫂君...怎么过来了?

櫂君不是应该在上课吗...

花丸花火知道他最近很忙,学业繁重。

以前的话,他会经常从东京大学里溜出来,来东京艺术大学这儿来找她玩。

最近就很少了。

花丸花火放下手中的画笔,压住裙子起身,向教室外走去。

站在门外的上杉櫂随后便看见了花丸花火从里面走了出来。

他左瞧右瞧,不停打量的目光在花丸花火的身上寻找着什么。

“櫂君...又在看什么?”花丸花火更加疑惑了。

“花火酱,今天出门之后就直接来的学校吗?”

“对呀。”

“不对...”上杉櫂看着她的样子,“花火酱是不是隐瞒了什么?”

花丸花火还是一脸疑惑的状态,她小小地说:

“櫂君...奇奇怪怪的。”

“我奇怪?”

“嗯,”花丸花火点点小脑袋,“櫂君最近几天一直在问一些奇奇怪怪的问题。”

“花火酱,真的不知道刚才的事?”

花丸花火摇摇头,还是满脸疑惑。

上杉櫂见她是真的不知道,便把手机从裤兜里拿了出来。

他点开line,翻出之前与花丸花火的聊天记录。

然后将手机递给了她:

“花火你看看。”

“什么呀...”

花丸花火好奇地接过他的手机。

第一条就是她主动发送过去的消息。

很奇怪,花丸花火并不记得自己发送了这些。

接下来,从今天9点35分最早的一条聊天记录开始向下翻动。

她的眼睛倒影出手机滑动的屏幕,一条条信息开始接收到脑海。

櫂君櫂君櫂君櫂君,櫂君果然是关心花火的...好开心...好开心呀...

櫂君...花火最喜欢你了...所以...也不会让櫂君感到困扰的...如果花火突然让那个坏女人消失的话...櫂君应该会很苦恼的吧...

......

一条条信息逐字逐句的看完。

花丸花火抬起头来,看向上杉櫂,用细弱的声音向他说道:

“这不是花火发的消息......”

她有个特性,就是脸蛋和表情时常都会有一种弱气感,看人的眼眸目光莹莹,说话的声音细弱悦耳,还带有一点小委屈。

上杉櫂知道她这就是正常状态下的花丸花火。

“可这就是花火与我的聊天记录,你看看头像。”

花丸花火看了看头像,是只卡通的生气鲨鱼,这确实是自己的line账号。

她想到了什么,拿出自己的手机查看自己发送的聊天记录。

从9点,到11点的消息...都有...每一条消息都有。

“怎么样?”上杉櫂在一旁问。

花丸花火先是拿着手机愣了愣,然后抬头对他说:

“有......”

“看吧。”

“可是...可是...花火没有发过这些消息......”

“但这些消息的确是出现了。”

“但是花火没有发过这些...”

两人都沉默了一阵。

“花火酱最近没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吧?”

“没有啊...”

“我怀疑...花火你是不是得病了...?”

“得病?”

“人格分裂之类的...”

花火的手机里也有这份聊天记录,上杉櫂算是清楚了,的确是有两个花火。

但普通的花火似乎不清楚另一个花火的存在。

老婆还是老婆,但变成了一个不稳定的老婆。

“我没什么刺激你的地方吧?”

“櫂君很好的...”

“......”

既然自己没有刺激到她,那怎么会出现这种状况?

上杉櫂想不出问题所在,只好对她说:

“要不...我今天下午带你去看看心理医生?”

——————

发现了问题,日子还是照样得过。

上杉櫂让小叔联系了一位颇有名望的心理医生,准备带花丸花火去了解一下她目前的状况。

看看她是人格分裂还是精神分裂什么的病症。

预约看病的日子在三天后。

这几天来,花丸花火都没再发生过什么状况,都很正常。

要不是的确见到过花火那种状态下的样子。

上杉櫂甚至会认为有人拿了她的手机弄恶作剧。

第三天中午的时候,上杉櫂在东京大学食堂吃完午餐,骑着自行车回去,要等花火回家。

他在卧室打整完出门的行头,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盘。

13:24:25

他拿出手机,手指敲击屏幕,用line向花丸花火发送一条消息:

快到了吗?

花丸花火:嗯,在电车上,马上到家了。

那好,我在家等你。

趁着空闲时间,上杉櫂在网上查了一下那名心理医生的履历。

医生名叫中村恒子,从照片上来看,是笑容和蔼的中年女士,目前在东帝大医院就职,同时还是位心理学教授,在心理咨询这一行已经有了十五年的从业经验。

网络上讨论她的论坛帖子也有不少。

上杉櫂翻看这些帖子,没过多久,家里的门锁就被打开了。

他走出卧室,看见了换鞋回家的花丸花火。

“要换件衣服再出门吗?”

“不用...”花丸花火甜甜地对他笑了笑。

上杉櫂见她一切正常,也随即笑道:“嗯,那就走吧,我帮你把东西都拿好了,就放在卧室里,你看看你还有什么要拿的......”

“櫂君...”

“嗯?怎么了?花火你————”

上杉櫂说着说着,原本还十分正常的花丸花火突然抱住了他。

她的整个身体都贴紧了上杉櫂,双手死死抱住他的腰。

“这是,怎么了?”上杉櫂看着少女埋在自己胸口的脑袋。

“櫂君...”

花丸花火紧紧抱着他的小手忽然伸进了他的衣服内,开始在他的腰上不停的上下滑动。

少女的小手特别细柔,被触碰就有种异常舒适的温暖,上杉櫂哪能受得了这种刺激,想赶紧将少女推开。

但他发现花丸花火将自己抱得异常的紧,任由他怎样推她的肩膀,都难以将她推开。

“花火,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櫂君...”

花丸花火抬起精致的眉眼,注视他的时候忽然踮起脚尖,两只小手直接抱住他的后脑勺,把自己的嘴唇主动向他凑去。

上杉櫂被她吻了个猝不及防,身体被她推着下意识地向沙发靠去。

“花火...唔...”

少女的嘴巴甜丝丝的,这次花丸花火异常的主动,甚至骑上了他的大腿,把他给压到了沙发上。

不对啊。

上杉櫂意识到了什么,赶紧把身上的花丸花火推开。

“哈~哈~...櫂君...櫂君......”

花丸花火此时小脸通红,望向他的眉眼里充满了爱意,甚至嘴角都挂有一点点甜丝丝的晶莹线条。

她的声音包含有三分期待,三分失落,三分渴望,还有一分的请求。

花丸花火双手撑在他的胸口,注视着他的面庞问:

“櫂君...櫂君櫂君...櫂君不继续了吗?”

“你——”

“花火,花火好喜欢好喜欢櫂君,花火看见櫂君...已经...已经不行了...”

少女似乎处于很激动的状态,说着说着,就又要俯下身子去亲他。

上杉櫂承认,主动的花丸花火很棒。

但现在完全不是时候,赶紧推开她。

“花火,先等一等。”

少女的动作又被打断了。

此时,花丸花火骑在他的身前,精致可爱的脸蛋,流出了一丝委屈的神情,她楚楚可怜地说:

“櫂君,不想和花火继续了吗?是花火不够可爱,不够漂亮吗?”

“怎么会...”

完蛋。

上杉櫂知道了她目前处于病娇的状态,并不想轻易触碰到她的敏感点,刺激到她。

“那,櫂君应该继续和花火亲亲呀...当然...櫂君现在想要的话...花火也不是不可以...相反...花火其实是非常乐意的...因为櫂君是很棒的,最喜欢櫂君了。”说罢,花丸花火对他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伸出小手就要去解开他衣领处的纽扣。

“等一下!”上杉櫂握住了她的手腕。

“櫂君...怎么了?花火想要...想要櫂君了。”

“没什么,”上杉櫂连忙说道,“只是...你看啊,现在我们正要去看医生,花火应该出门了,我们现在...不合适吧。”

“但是花火不想要看医生...花火只想要和櫂君在一起。”说话间,花丸花火的小手就已经替他解掉了两颗衬衫扣子。

“这——这怎么行呢,哈哈,”上杉櫂勉强地笑了两下,“我们之前不是约定好了的吗?今天下午要一起出门去看医生的。”

“花火没有生病。”

“就是因为花火生病了所以才要去看医生的啊。”

“花火没有生病。”

“我们约好...”

“花火没有生病。”

“......”

上杉櫂知道自己是不能再说话了。

花丸花火突然笑了起来,直接抱住他:“最喜欢櫂君了。”

这算什么事......

花丸花火双手撑在他的胸口,坐了起来,颇为可爱地说道:“櫂君...我们继续吧...”

少女的小手替他解完剩下的纽扣,立刻就要往他裤链的方向摸去。

这可使不得。

病娇花火虽然和花火用的是同一个身体,同一个人,但毕竟不是同一人格。

花火没有病娇花火的记忆。

自己这么做...岂不算是对她出轨了?

不行,不行,绝对不行。

“花火,等等,今天不行。”

“不行...?”花丸花火的小手被他抓在了半空,“为什么呀?”

上杉櫂尴尬地咳嗽两下,“花火酱今天来例假了,所以不行。”

“花火今天没有来例假哟,”花丸花火右手摸着自己的小腹,对身下的上杉櫂微笑道,“是危险期,不过没有关系的,花火很想要怀上櫂君的宝宝...然后生下来...再和櫂君一起把宝宝养大,櫂君...想要花火怀上多少个宝宝都是可以的,花火都可以帮櫂君生下来,所以...櫂君也应该努力一下。”

说着说着,花丸花火又要去帮他解开拉链。

这算是怎么一回事!

“其实!”上杉櫂喊道。

花丸花火的手被他捏住手腕,停住了。

上杉櫂一本正经地接着说道:“其实,我到了换蛋期。”

“换蛋期?”花丸花火歪了歪小脑袋,样子甚是可爱。

“咳咳,对啊,换蛋期,花火酱知道的,男人不都是靠蛋蛋...咳咳,我们男生一般不好意思说这种情况,但其实每个男人都会经历数次换蛋,这是男生的正常生理现象,每一个男生发育到成熟的时候就会开始经历换蛋期,一般持续到老年。”

上杉櫂见她仍旧在听,咳嗽两声,便继续说道。

“和女生的例假差不多,换蛋也是有周期性的,一般都是一个季度一次,有的男生要快一些,一个月、两个月一次的都有,我嘛...就比较特殊,半个月一次。”

花丸花火听得有些好奇:“会很疼吗?”

“当然!”

上杉櫂几乎立即答应道,“当然会很疼,那可是蛋蛋啊。”

“櫂君...好辛苦...”花丸花火脸上的表情好像很是心疼他,“那...櫂君...可以说说是怎么换蛋的吗?”

这我怎么知道!

但没办法,话已经说出去了,上杉櫂只能硬着头皮上。

“额...这个换蛋啊,方法各有不同,我的...就比较正常...”上杉櫂用脑子想了想,终于想到了什么,“花火酱...知道成熟的果树吗?”

“嗯嗯。”花丸花火点点头。

“果实成熟的时候,就会落下,换蛋嘛...其实就和这个差不多,成熟之后它会自然脱落...蛋蛋会自然的落在地上...前几天男生有痛感...这是预警,而到了时间之后,男生会在这个时候经历一阵自然脱落的痛苦...也会流血,不过只要用清水洗干净就好了...等到第二天,新的蛋蛋又重新长了出来。”

“那...掉落的蛋蛋也可以像成熟的果实那样,可以拿来吃吗?”花丸花火笑着说。

这...

这什么奇奇怪怪的问题。

换做是普通的花火,绝对不好意思谈这种事情。

也只有病娇花火还能对他有说有笑的。

上杉櫂极为勉强地对身上的少女咧嘴笑道:“哈哈...树上的果实也有不能吃啊...所以这个就不用考虑了,不要的蛋蛋我们都会丢掉的。”

“呜....”花丸花火貌似有点失望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