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副本?NPC副本?路西法秦观终见面(1 / 1)

不只是秦观,所有所谓的参赛人员几乎都在同一时间进入了这个山德鲁特制的魔法阵,

不过两种模式的视野有所差距。

秦观作为迷宫格子的守卫者,他是能够再一定的时间内自由个更换自己的房间,以及无阻碍的看到附近的格子中发生的故事。

而格鲁和路西法作为典型的参赛选手则是发现除了自己所处的位置之外其他一片黑暗。

不过墙上好像也是挂着一些路线图,

在他们思考的时候,山德鲁的声音传遍了每个人的耳朵。

所有的天使,独角兽以及越甲都在认真地听着山德鲁所说的话。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迷宫格子,可以根据格子内标识的前后左右自由选择前进的方向,你们只需要通过自己的能力战胜房间内的难题,那么就能够到下个格子”

“另外由于主神神力的原因,除了我之前所说的三名考官之外的房间其内部的考题就算被解决,也会在参与者离开这个房间后刷新。”

“最后,每个格子中,只能够有一名参赛者。”

“接下来,就请取悦我吧,哈哈哈哈“

“对了补充一点,难度是会越来越高的哦?说不得最后会出现15阶生物的身影呢,所以你们要注意自己的步数哦~”

山德鲁以狂笑结束了这段解释。

毕竟这些游戏不游戏的都不重要,山德鲁只想要看到路西法弑杀秦观的那一幕。

那之后的愉悦才令人着迷。

至于现在么,就看看秦观的表情好了。

山德鲁仿佛发现了乐趣。

此刻迷宫内的竞赛已经开始了,在这种迷宫内无法进行击杀的手段,让一众人都成为了摸鱼党,尤以克莱尔最为显眼。

战胜了一个刷新出来的农民之后,就开始在地上写写画画,然后又是摸出一个星盘,开始思考自己的道路。

但是无论如何分析,克莱尔都是发现自己的人生远远的离不开秦观。

而格鲁和路西法已经开始了屠戮,他们自衬实力强大,想了想规则之后,只要不走回头路的话,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

前后左右,左前左后,两人开始了寻路之旅

而秦观再一听山德鲁的这个设定的时候,就感觉异常的熟悉,这不就是副本么,可是没想到自己这副本之旅是和这些NPC一起。

甚至自己还不是闯关者,而是守关的boss,

这就是角色互换,我让你感受残忍?

秦观的笑容逐渐狰狞,他已经想到好多困难的题目了,甚至所谓的绝对他都翻译出来一个新世界版本,

就等着有人过来领个头茬奖励了。

可是秦观想了半天,

既然不允许大家在一个房子,那么失败者呢?

失败者如何处理呢?

山德鲁没说啊。

秦观作为老团员了,想到这个问题对于下副本简直致命,

不过,对面是格鲁啊,那没事了。

秦观无聊的都有些想要闭目养神了。

不过当他逐渐发现附近的房间有人开始闯关的时候。

之前淡定无比的脸色已经变得焦急,慌乱了。

那是一个独角兽,

但是再进去房间之后,房间里直接刷出了一直秦观熟悉的十字军。

而独角兽三下五除二的就直接结束了战斗,然后朝着一个方向渐行渐远了。

秦观感觉有些不对劲了,非常不对劲。

在观察了几次附近的房间境遇之后,脸上已经只剩下了焦虑。

此刻的秦观连骂山德鲁坑人的想法都没了,只是默默祈求,能够让越甲他们率先过来。

毕竟副本有BUG,自己房间里只要有人,就不会再有危险了。

山德鲁看着秦观的表情变化,再次满意的喝下了杯中酒。

开玩笑,山德鲁的奖励有那么好拿?

这不让你表演个精彩节目会能接受?

路西法此时则是有些烦躁,

已经第三次了!

这这种格子迷宫还有断头路的!

已经有些不耐烦的路西法看着此时房间中已经开始刷新11阶蝎狮了。

结合之前山德鲁的话也不想要再次给房间怪物升个好几级了。

索性开挂吧。

之前路西法给格鲁的所说不假,

自己确实有能力再一定的程度上影响到法则之力,

但是每个人的这种半神之力,都是极为稀少的。

可以说用了之后,恢复起来比较困难,

而此时的路西法已经不想要再来这些不确定的因素了。

随着路西法全身发力,右手紧握,此刻他的眼眸仿佛要放出光芒,

对了,就是这样,没错了。

就在秦观还在期盼,能不能够有下属去自己的房间坐着聊会天的时候。

秦观仿佛感觉整个天空明了一下,不过事后再看,又好像没有亮,这是错觉么?

秦观思考一阵,继续盯着远方那个熟悉的身影,那是一个骑着东西的身影,秦观不太确定,但是觉得这个人将会是越甲的几率很大。

路西法则是将地图的牢牢记住之后,开始了他的破题之旅,尤其是刚刚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

坐守着一间房屋,路西法的双手已经有些安奈不住了。

之前各路曾经说过这个人很难对付。并且坏事能力一流。

路西法刀刃挥动的速度越发加快。

山德鲁看着路西法沿着一条他设计好的道路开始高速前进之后。

将之前半躺的姿态收了起来,正襟危坐。

准备看这个自己在多方证实之后一些消息之后,搞出来的这个小阴谋如何。是不是能够让天堂开心开心在开心一点?

秦观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一个开挂玩家盯上了,此时的他只是直勾勾的盯着越甲,看他在慢慢的接近自己的房屋,他就是这么一条直线走过来的。

秦观感觉自己仿佛就要安全了,能够直接等待着游戏结束了,

总不能山德鲁那个混蛋设置的不通过自己这里就没办法通关吧?

不可能的!

趁着山德鲁不在的时间,秦观赶紧的吐槽吐槽。

近了,近了,更近了。

秦观看着越甲和自己之间的距离,3个格子,2个格子,1个格子。

面面向觑。

秦观都能看到越甲此时那迷惑的眼神。

就这么盯着自己所占的这面墙壁。

“什么情况啊?又断了?”

越甲看着眼前这幅指示图,之前没走过迷宫,也不知道迷宫怎么走的他就是随便的沿着一个道路走到头,之后选择一个方向,继续走。

此时看着眼前这个除了前方,哪里都有路的地图,开始思索下一个直线的选择。

秦观就这么看着越甲在呆呆的和自己的牛聊聊天,玩玩游戏,好像是石头剪刀布?

越甲用剪刀赢了几把,用拳头输了几把。

之后朝右侧一拐,就这么走了!

秦观看着远处的越甲,

心头发苦。

心中的希望消失了,看着此刻身边到处都是天使以及独角兽的身影。

再看了看自己的属性,除了力量其他的全都是1,这能打得过谁?

虽然现在秦观掌握了一个伤害性魔法。

但是看看附近可能存在的敌人,那还不如直接躺倒在地上来的安稳。

反正1天之后,又是一条好汉。

就在秦观在患得患失的时候。

一道刺耳的音乐声响起。

秦观随之做好了战斗准备。

不过看到眼前这个人的时候。

秦观送了大口气。

是半人马,那个半人马精英。

“大人,我跟着天赋一路找了过来,在您身边没有其他人的时候,您将由我来保护!”

看着眼前这个说话冠冕堂皇的半人马,

秦观想着,已经没有人能够在进入这个房屋了。

自己应该是安全了。

这个半人马确实是做的好啊。

“当立一大功。”

此刻秦观和半人马高兴不已。

而山德鲁同样也有喜色。

秦观这波半人马惊喜它属实是没有想到。

但是作为表演,这波惊喜属实是有些突然,这就是先扬后抑么?

山德鲁按照之前自己的对于戏剧的理解。

眼前这就是认为自己已经平安无事了,但是下一波风暴又将掀起!?

山德鲁看着路西法如同小型风暴一般,将远方的格子迅速横扫,朝着秦观这边就冲了过来。

而秦观此刻还在和半人马聊着现实,梦想。

之前尚未独处过的二人此刻则是趁着这个独处的二人世界了解对方。

否则这个格子也过于苦闷了。

甚至秦观也将之前自己所想出的难题给半人马试试看,结果看着半人马目瞪口呆的样子,两人笑的合不拢嘴。

“对了,你是怎么过来的?”

秦观此时看着傍边这些战火连天的格子。

有些好奇,毕竟半人马属实不算过于强力。

看这此刻旁边都在打着3阶4阶的生物,秦观有些好气半人马是如何过来的了。

“我的天赋呀,我能够精准的锁定领主大人你所在的位置啊。”

“而且这个地方,山德鲁大人不是说是个迷宫么?”

“有些地方有着传送的,我就仔细的盯着天赋给我的指引,走了两个房间就到了。”

至于那些守怪。

半人马秀了秀二头肌,表示那都不是事,小菜一碟。

“所以说,我这个地方是随机传送的?”

秦观已经开始好奇山德鲁为什么要这个样子给自己设置了。

“难道说一会还能够有人突然传送进来?”

秦观和半人马说着笑。

“是啊,山德鲁大人都说了,规则所限之下,没有人能进入有参赛者的房间。”

“大人,您是如何变得如此强大了呀?甚至这几天还在一直提升!”

???

有么?

秦观回想着最近,哪里有提升,等级没升级,模板没提升,没有什么技能点。

难道是学习魔法的原因?

但是时间和半人马所说的也不太照啊。

秦观看着半人马所说这些开始排查一下不太对的地方,

金龙!?秦观好像那时候感受到了些许的异样。

所以说?

秦观陷入沉思,

所以说自己的天赋能够在合成之中获得提升?

秦观还在这个‘安全的房间’思考。

路西法已经在一个显示为灰色的房间里等待了一段时间,

“看来是不会出来了。”

路西法确定眼前的这个房间是秦观所在的地方。

但是此刻里面显示有人,

在不触动规则的情况下,路西法也没有办法选择破门而入。

在等待一段时间,发现完全没有变化的此时。

路西法再次变得如同圣光一般,全是透露着金色的光芒,

雍容,华贵。

此刻的他,双手虚推,直接就看到了眼前的两个相依取暖的存在。

“到了到了到了!”

“精彩的时刻就要到来了”

山德鲁此时已经激动的站了起来,将手中的余酒一口饮尽。酒杯扔向一旁。

快快快,杀了他!

山德鲁再给路西法打气。

他已经迫不及待的看着异界气体转移的这一幕了。

之前借助艾莎,他研究出了一个一次性的能够看穿气体的眼睛。

他此刻就在等着。

等秦观死了之后,直接换上这个眼睛。细致的观察一下气体的存余量。

看看够不够劲,否则的话,还有其他的备用。

山德鲁是打定主意,一定要把路西法这个天使喂满。

反正相差应该不会太多。

此刻山德鲁全神贯注的盯着。

“你就是那个冒险者么?”

还陷入自己世界的秦观看着眼前蹦出来了一个发光的天使。

?你是?

秦观有些疑惑。

山德鲁不是说一个房间只能进一个人么?

那么这个天使?

一对,三对。六对!

这个天使是路西法。

是十二翼大天使。

秦观的心里狠狠的抽了两下。

“格鲁可是记挂你许久呢。”

“此刻就有我来收割你罪恶的生命吧,”

路西法似乎不想和这个卑贱之人聊得过多。

在他们的世界观中,只有天使才是高贵的,

其他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卑贱不堪。

尤其是这个冒险者身上那浑身恶臭的亡灵气息,更是让路西法不能够接受。

至于半人马?

这种存在不配被天使放在心上

秦观目瞪口呆。

看着眼前这个杀心极重的天使。

“阿巴阿巴”

突然的秦观大喊。

“山德鲁你这个老贼!这么坑人的么?”

此刻外界的山德鲁满脸笑意,已经在等着秦观人头落地的样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