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邪魔之月中的铁茶城(2)(1 / 1)

方武此时正在躺在床上休息着,全身上下被散发着药香的绷带包裹着,城主府的几个医师都在他的身边看着他,不断地给他上药,各种回气的药,亦或者是补充气血的,疗伤的药材,都往方武的嘴中丢入。

不管吃下去多少的药,他都会无意识的张开嘴巴,将其吃下,随后身体没有过多久,就会好上一些,身体内破裂的血管和骨骼开始迅速的修复起来,断裂的经脉也开始自我连接,被撕裂开来的肌肉之间也长出肉芽,将肌肉纤维合并。

他的身体渐渐的就有了更多的血色,没有一开始送进来的时候,那样的苍白了。

“他现在看起来好多了,也不知道的是什么体质,反正命是吊住了,接下来慢慢修养吧,给他多准备些补充气血的丹药好了,我留给你了,到时候你自己喂他吃下去,那些量全部吃下去应该够了。”

周文林收起了自己的药箱,对着旁边的月莲吩咐道,月莲点了点头,其他的医师也纷纷离开。

而月莲将那些丹药给方武一点点的喂下,等到丹药全部吃下去之后,她接下来也要去厨房拿方武到时候要吃的饭菜了,好等到方武醒过来的时候,就能够吃上热饭。

只是月莲刚刚前脚离开了方武所在的小屋,下一个瞬间,就听到了轰隆一声巨响,好像是有什么东西撞入了那个小屋。

月莲急忙转身,但是强烈的碰撞所产生的冲击力将她掀飞了出去,撞在了一旁的墙壁上,晕了过去。

“我在想,是什么东西让我觉得不舒服,原来是这个家伙。”

众魔之主将还在床上躺着休息的方武给提了起来,他身上原本有着的大洞也不知道何时修复好了,旁边的跟过来道青天正准备说些什么,却瞬间动弹不得,整个人无法再向前靠近一步。

“这家伙有着令人厌恶的白玉明体……额,不是白玉明体?那么哪里来的破邪之力,并且比起白玉明体的破邪之力还有多。”

众魔之主疑惑了起来,而方武被提在半空,现在也缓缓的转醒过来,只是刚刚醒来就发现自己的面前有着一个长满了马赛克的家伙。

但是他一下子就明白,不是对方长得真的跟个马赛克一样,只是自己的血脉当中有什么东西保护了自己,不让自己看到对方的真实情况。

就像是灵感过高的人反而可能会受到邪神的困扰一样,现在就相当于是将方武身上的灵感给压低到了一种类似于麻瓜的地步。

而方武此时拼命的挣扎着,用上身体内的大部分真气来灌入双手当中,试图掰开对方掐着自己的手,就连自己的尾巴都用上了,但是就如同是蜉蝣撼树一般的无力,不管怎么挣扎,那只铁手仍然稳稳的掐着自己的脖子。

“哦,你身上还有九尾天狐的血脉……那么算了吧,放过你了。”

对方似乎是回忆起了些许什么过去,直接松开了掐住方武脖子的手,方武瞬间从半空中掉落了下去,将结实的木床给砸塌,但是好歹人还是能够继续活下去了。

“咳咳,咳咳。”

方武用力的拍着自己的胸口,让自己的脖子缓过气来,他能够感觉的到,对方好像因为自己身上的血脉放过了自己。

对方是什么来头,自己身上九尾天狐的血脉看上去很是吃香的模样。

而此时一道传音入耳,方武看向了不远处的道青天,他并没有张嘴,但是牛角道人的声音却来到了耳中。

“那个是众魔之主的分身,但也是最后一境的存在……你应该知道的吧,现在小心一点,我就怕他生气屠城了……”

道青天小心翼翼的说着,只是话还没有说完,传音入耳就被打断了。

“你们说什么呢?那么开心,要不要带上我一个?”

面前的马赛克众魔之主说着,他虽然说着要放过方武,但是手一招,方武不由自主的漂浮起来,飞到了他的面前。

“那你身上的破邪之力怎么回事?”

众魔之主向着方武发问,方武此时也没有办法,只好找了个理由,说是自己曾经得到了一本桩功,可以让自己的体内修炼出白玉明体的效果。

虽然说他能够感觉的到对方身上的愤怒,但是似乎又因为什么事情而冷静了下来,方武觉得和自己身上的九尾天狐有关系。

“以后这么桩功不许外传了,不然我就杀了你。”

方武赶紧答应,反正他已经传了一个方梦竹了,不过他也和对方说好了这件事情,就怕众魔之主突然间看一圈,咦,这里有一个修炼了奇怪桩功的家伙,宰了。

只是让他有些意外的是,众魔之主竟然答应了。

“我曾经发誓过,如果我看到了和道门有关的,九尾天狐或者是有九尾天狐的人,那么我就在我力所能及范围内,满足他们的一个要求,你身上有着我青……有着青牛观的天地戒,说吧,你要我为你做什么。”

他似乎是差点说漏了什么,又马上改口过来。

“即使是你说,要成为这大兴国的皇帝,也没有关系。”

道青天就在旁边吓得出了一身冷汗,他能够感觉的到这个家伙是认真的,就怕方武许下什么奇怪的愿望。

而众魔之主所说的力所能及这个范围,怕是很大。

“不……我只想让大兴国以后不出现邪魔之月……”

他突然间感觉到了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双手捂住了胸口,吐出了一口血来。

“这个不行……不好意思,我想起了以前不太开心的事情,就把你心脏给捏烂了。”

方武:“……”

他本来调理好可以吊住命的身体,此时再次受到了剧烈的损伤。

“真是抱歉,之前还说完成你一个愿望的,结果就把你心脏给撕了,但是你好像没有死。”

“我可以让大兴国这次的邪魔之月消失掉,但是其他的地方我就不想管了,这样子你看可以吗?”

方武虚弱的点了点头,他就怕摇头之后,下一秒整个人被撕碎了。